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图个啥?

  • 文章来源: 1财经
  • 发布日期:2013-08-08
  • 阅读数:1621

  周一的华盛顿闹市,刚度完周末的《华盛顿邮报》员工穿梭于总部大楼内,少数人则被邀请到一个会议室内。

  在这里,华盛顿邮报公司(WPO.NYSE)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唐纳德·格雷厄姆(Donald E.Graham)和其侄女、报纸发行人凯瑟琳·韦茅斯(Katharine Weymouth)宣布了出售《华盛顿邮报》的决定。

  2.5亿美元收购这份报纸及其附属报纸的是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AMZN.NASDAQ)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个人。亚马逊公司并不参与这项交易。收购完成后,贝索斯将成为《华盛顿邮报》唯一所有人。

  这份与《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并列为美国三大报的百年大报,就此易主于互联网大亨。

  格雷厄姆家族经营《华盛顿邮报》已经有80年,一些老员工失声痛哭。《华盛顿邮报》的网站在显著位置刊登了这条消息《格雷厄姆家族将出售邮报》。

  贝索斯,身家250亿美元的全球第19大富豪,会将这份曾经揭露“水门事件”的老牌报纸带向何方?

  “有人说传统媒体会有消亡的一天,但这个行业中的翘楚不会消亡,顶级纸媒的灵魂也不会消亡,无论其将来会通过怎样的形式继续存在。”《财富》杂志总编辑苏安迪(Andy Sewer)不久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各路媒体正走在大转型的半路上,转型之路通向何方还不是很确定。

支柱不再

  作为典型的家族报纸,格雷厄姆家族1933年以82.5万美元价格收购当时已破产的《华盛顿邮报》。

  此后,在长达80年的历史中,《华盛顿邮报》成为全球最负盛名的政治类媒体。这份创建于1877年的报纸,曾因揭露“水门事件”、“五角大楼越战文件”等新闻轰动全球,甚至在塑造华盛顿政治和政策上也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巴菲特是华盛顿邮报公司的长期投资者,并曾长期担任该公司的董事。

  说起出售《华盛顿邮报》,华盛顿邮报公司首席执行官唐纳德·格雷厄姆称,这一决策已经评估了多年,“我和凯瑟琳(报纸发行人)以及我们的董事会成员决定出售这份报纸,是因为在经历了数年的报业挑战后,我们也在考虑《华盛顿邮报》可能会找到更好、更适合这份报纸的经营者。”

  格雷厄姆表示,在可预期的未来,他的这份报纸依然能做到赢利,“但我们将比维持生计做得更好。”他认为,兼具技术和商业才智的贝索斯正是《华盛顿邮报》经营者的人选,报纸的这一出售交易将符合股东的利益最大化。

  《华盛顿邮报》显然已经不是华盛顿邮报公司的支柱产业,只贡献了大约14%的营收。华盛顿邮报公司主要有四大板块业务——教育、有线电视、报纸出版、电视广播。本报记者查询该公司年报发现,2012年上述业务对公司整体营收的贡献比例分别为55%、20%、14%和10%。

  归属传媒大亨默多克(Rupert Modoch)新闻集团旗下的《华尔街日报》分析,从账面上看,《华盛顿邮报》依然贡献着收入,但将其剥离不会影响公司的利润,2012年,《华盛顿邮报》公司的报纸部门运营亏损达到5370万美元。这份报纸的发行量也在逐年下降,2010年~2012年工作日和周日发行量分别为55.67万份、52.37万份、48万份和78万份、73.9万份以及69.7万份。

  在报纸出版方面,除了《华盛顿邮报》,公司还拥有超过20个传媒品牌,包括全球读者耳熟能详的《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和网络杂志《板》(Slate)。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出售的资产中,并不包括《外交政策》和《板》。

  教育部门是华盛顿邮报公司的支柱之一,公司旗下的“楷博教育”(Kaplan)是世界上最大的教育公司之一,主营高等教育、职业教育、考试准备等业务;有线电视方面,公司为美国中西部和西南地区的订户提供数字电视等方面的服务;电视广播则是公司的又一项大头业务,六家地方电视台覆盖了680万户受众。

  但正是教育和报纸出版两项支柱业务拖了公司盈利的后腿。从华盛顿邮报公司2012年的年报来看,教育板块的运营收入为21.96亿美元,较2011年的24亿美元和2010年的28亿,降幅达到8%和21%;报纸出版业务2012年营收5.82亿美元,2011年和2010年则分别达到6.22亿美元和6.75亿美元,降幅也达到5%和13%。其余两项业务则分别实现正增长。

新闻情结

  对于这项交易,酸溜溜的声音都来自美国很多主流报纸的记者们。

  有《华盛顿邮报》的记者问,“我是不是可以免费成为亚马逊的升级会员了?”也有的记者说:“看起来《华盛顿邮报》值两个沃斯(Jayson Werth,美国华盛顿全明星队棒球运动员)。”还有的记者模仿亚马逊系统中的促销广告口吻说,“贝索斯,根据你之前的订单,你可能还会感兴趣的有:《奥兰多哨兵报》和《新闻周刊》。”

  但更多的商业精英相信,贝索斯付出的2.5亿美元物有所值。截至发稿时,华盛顿邮报公司周二开盘大涨近5%至595美元,亚马逊却微跌0.6%至299美元。

  对于公司部分业务私有化是否对股东造成影响,《华盛顿邮报》人士在回复本报记者采访时称,除了交易公告外无更多内容透露。

  “全球最受尊敬的报纸之一售价仅仅是91助手(上月以19亿美元被百度全资收购)的八分之一多一点。”易凯资本CEO王冉说,“新闻普惠人类,但我相信媒体不会变成公益,新的商业模式就在前方。贝索斯这样的人会让我们在这条路上走得更快。”

  只是,“多面”贝索斯会怎样摆弄《华盛顿邮报》还是未知数。

  从他的发家史来看,这位与乔布斯(Steve Jobs)比肩的互联网传奇人物有时还有些无厘头,生长于美国西部农场的贝索斯在其蹒跚学步时就曾试图拆除自己的婴儿床。上世纪90年代,他完成了驾车穿越美国的壮举(从东海岸纽约到西海岸西雅图),在路上,他拟就了一家公司的商业计划书,这家公司名叫亚马逊,1994年问世。

  记录贝索斯和他的亚马逊创业经历的《一键下单》(One Click)中描述道,作为《星际迷航》的粉丝,贝索斯是个十足的太空迷,他曾因一篇《零重力是如何影响普通家蝇的老化速度》一文获得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嘉奖。

  贝索斯的另一面是控制欲。有媒体评论,贝索斯是一个“细节控”,他甚至对自己在亚马逊新闻发布中自己出现的讲话内容都要字斟句酌。

  同样不容置疑的还有他的新闻情结,2009年,贝索斯推出了一款尺寸更大的电子阅读器,这款产品的设计旨在提供一个订阅报纸的新方式。尽管这款产品推出时有纽约时报公司(New York Times Co.)董事长苏兹贝格(Arthur Sulzberger)助阵,但却从未流行起来。2011年,不死心的贝索斯又推出了Kindle Singles,媒体记者可以使用这个服务以每篇不到2美元的价格出售长篇作品。事实上,他今年还投资了新闻网站Business Insider。

  美国媒体的报道称,接近贝索斯的人说,他每天都使用Kindle阅读新闻,而且还是一个书虫,他会在与高管举行的会议中讨论领导方面的书。

  “新闻媒介是富翁们显示虚荣要购买的产品”。在美国一直有悠久的历史,前有《洛杉矶时报》和《华尔街日报》,而就在上周,纽约时报公司宣布将旗下的《波士顿环球报》出售给美国职业棒球明星俱乐部波士顿红袜队的老板亨利(John W. Henry),折扣不可谓不优厚,7000万美元的价格远不及10年前纽约时报公司收购付出的11亿美元。

  事实上,巴菲特亦是传媒超级爱好者,他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正是华盛顿邮报公司的第一大机构股东,拥有大约23%的普通股。

  尽管贝索斯将为《华盛顿邮报》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仍然是未知数,但已经有市场分析指出,贝索斯可能会是一个好的《华盛顿邮报》掌门人。因为虽然他可能会把邮报当成和其他商业公司一样经营,以追求利润为主要目标,但从之前他经营亚马逊的模式来看,如果他能延续亚马逊的那种“低利润,求增长”的成功经验,这可能正是目前陷于财政危机的邮报所需要的。

  但也有分析说,最可怕的就是把媒体当成和其他商业一样去经营,因为媒体最应该和其他商业区分开来。

农民企业家李万...

李万升,男,1968年生,现任长春市鼎...[详细]

老骥伏枥 壮心...

赵新龙同志退休后,亲手创办了河南奥龙基...[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