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冶子公司套现过亿发福利 多名管理层表现出色调任

  • 文章来源: 澳门豫商联合会
  • 发布日期:2014-06-24
  • 阅读数:1579

6月20日,伴随审计署一纸审计结果公告,中国中冶(601618,SH)子公司财务及管理乱象问题被全面起底。

其中,中国中冶100%控股的三大子公司中国二十冶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十冶)、中国二十二冶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十二冶”)和中冶建筑研究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冶建研院)问题最为严重,在“会计核算及财务管理”、“执行重大经济决策”以及“内部管理”三方面几乎全部中枪。

伴随审计报告的深入,央企员工“隐形福利”展露无遗。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2年至2013年6月,上述三家公司及下属单位合计套取资金逾1亿元,用于支付职工奖金或福利。不仅如此,其中二十二冶和中冶建研院下属公司更违规修建高尔夫球场和别墅,涉及资金高达6.61亿元。

“央企上市公司旗下子公司、孙公司体量庞大,有些可以达到3、4级以上的控股层级,在这种体制下,造成母公司管理脱节,导致个别子公司管理层经营权力较大,为寻租腐败留下空间。”有券商行业研究人士对记者指出。
不过记者查阅年报发现,上述三家公司中,二十二冶跟二十冶均位列公司重要子公司一项,其2013年末资产分别高达250.55亿元和224.84亿元,分别占公司总资产比重的7.75%和6.96%。

而对于重要子公司管理乱象问题,6月23日中国中冶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称,所有疑问以公司公告和母公司公告披露为准。

不过,中冶集团也在官网发布的整改报告中表示,对于审计中存在的违规违纪问题,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严肃问责,各级党委共给予65人党政纪处分,对14人进行了工作调整。此外中冶集团新制定、修订了42项内控制度,完善了内控体系。
过亿公款套现

对比审计署同日发布的其余10家审计报告,中国中冶员工隐形福利发放的尤为突出。其中,虚假发票套现的方式最为稀松平常。2012 年至2013 年6 月,二十二冶及其下属12 家单位采取虚开劳务费发票或直接以劳务分包预结算单入账等方式套取资金8666.84 万元,主要用于发放职工工资性津贴及奖金。

此外,利用其他科目巧妙隐藏福利补贴也是中国中冶员工“隐形福利”发放的主要手段,审计报告显示,二十冶等3 家单位在应付职工薪酬之外,又在其他科目中列支职工交通费补贴和节日福利支出1486.66 万元。而中冶建研院等3 家单位以办公费等名义购买消费卡187.09 万元,主要用于发放职工福利和对外赠送等。此外,二十二冶的3 家下属单位违规设立“小金库”55.69 万元。而上述三家公司及下属公司以财务手段“套出”的资金共计高达10396.2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中国中冶年报显示,2013年二十二冶、二十冶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68亿元、5.86亿元,这意味着,仅二十二冶一家公司套现的职工福利,就达到其最近年度净利润的23.36%。

对此,中国中冶在其官网挂出的整改计划中也对上述三家子公司及下属单位乱象作出回应,对于二十二冶等单位虚开发票等账务调整一事,“对负有责任的主要领导和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党政纪问责处理;同时,二十二冶完善了相关管理制度,已将职工工资性收入全部纳入工资总额管理。”

对二十冶及下属单位利用其它会计科目隐藏福利发放一事,则按《企业会计准则》规定调整了会计核算,将交通补贴和节日福利支出纳入工资总额管理,并补缴了相应的个人所得税。

而对中冶建研院等单位,已对上述事项进行了彻底清理规范,出台了相应的管理制度,强化管理。

不仅如此,中国中冶下属多家子公司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和别墅的现象也屡次发生。其中,2007年12 月至2012年12月,所属二十二冶下属唐海金熊置业有限公司投资5.76 亿元、租地1640亩违规建设锦标级18洞高尔夫球场及配套设施。

2007年12月至2011年7月,所属中冶建研院下属中冶置业(福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冶福建置业)投资8488万元、占用农业用地860亩建设高尔夫球场。

此外,在二十二冶实施的唐山市曹妃甸论坛永久会址配套设施建设项目,及上述中冶福建置业实施的厦门市海西国际城项目中,更存在违规建设的别墅类房产。

难撼体制漏洞

事实上,作为公司重要子公司,中冶二十冶、二十二冶及下属公司的管理一向是重中之重,两家公司的管理层亦在扮演重要角色,此前多名管理层都因任职期间表现出色最终调任到集团公司担任高层职务。

中国中冶年报显示,公司副总裁王秀峰曾历任中国第二十二冶金建设公司计财部部长、副总会计师、副总经理等职务。公司董秘康承业也历任第二十冶金建设公司副总经理、董事、总经济师。

而重要子公司乱象背后,北京一位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人员向记者指出,“央企腐败乱象与国有企业体制有着根本关系,以上述出现的财务问题为例,从企业层级审批来看,涉及财务记账具体原则通常由公司管理层决定,会计部门只是负责具体操作,很明显,上述资金能够套出本质还是基于管理层的授意。”

在该审计人士看来,若央企母公司未能加强对子公司的管理,即使相关涉事人员被严惩调任,未触及体制改革的微调下,仍为后续腐败、套利留下操作空间。

农民企业家李万...

李万升,男,1968年生,现任长春市鼎...[详细]

老骥伏枥 壮心...

赵新龙同志退休后,亲手创办了河南奥龙基...[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