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蔚华回溯“钱荒惊险20天”始末

  • 文章来源: 1财网
  • 发布日期:2013-07-23
  • 阅读数:1646

  7月22日晚,前招行行长、现任香港永隆银行行长董事长马蔚华在上海交通大学“EMBA名家论坛”中,回溯了“钱荒”的20天经过。

  “这个事听起来突然,但实际上也很自然。”马蔚华认为。

  马蔚华透露,5月下旬银行间市场就有不断被抽紧的迹象。6月5日,个别银行在央行的存款准备金帐户出现了透支。这个消息流传出来后使得市场资本面紧张加剧。

  6月6日农业银行本来要发200亿金融债券,但没有多少人购买。在这个过程当中,隔夜拆借利率每天都在上升。

  6月7日到17日之间,上海隔夜拆借利率继续高位。这时候很多人期待央行能够放水,但央行没有,回购利率仍然居高不下。许多机构把债券以较低的价格抛掉换取资金,这时候市场就不正常了。

  6月18日到19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宣布美国准备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市场紧张情绪进一步叠加。

  到6月20日,银行隔夜拆借利率上涨了578个点,7天拆借利率上涨了293个点,这是历史从来没有过的。

  到6月24日是星期一,A股遭遇“黑色星期一”,下跌5.3%,沪深300指数比今年2月份跌了20%。

  6月25日,央行发了通报,缓解了市场情绪。

  实际上在这20天之前,市场就已经出现了担忧。中国央行主要是通过外汇占款的方式投放基础货币,4月份外汇占款是3000多亿,到了5月份中国通过购汇投放的基础货币已经降到了668亿。但这时央行还在用公开市场操作回笼货币,所以大伙心里没底。

  “事后央行说是对商业银行的考验。”马蔚华说,“考验还是很严峻的。”

  根据有关方面给出的解释,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主要来自五个方面:

  第一、贷款多了,5月份全国新增贷款6000亿,6月份时候差不多1万亿。

  第二、财政资金上缴国库,可能是有3000亿左右。

  第三、法定存款准备金上交。银行一般是在月底冲高存款,法定准备金是按照冲高后的存款比率上缴财政部国库帐户的。

  第四、节日期间的流动性一般比较紧张。

  第五、外管局出文件考核商业银行外汇头寸。这是一个临时因素。

  “为什么这些事情在前几年没有导致流动紧张,而在今年导致一个前所未有的流动性紧张?我们觉得在偶然原因之外,背后应该有三个比较深刻的原因。”马蔚华说,第一、世界经济转型。主要是伯南克在6月19日说美国将来可能在某一个时期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第二、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个重大的转型过程;第三、中国银行业正在经历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阶段。”

  马蔚华进一步解释说,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导致3.9万亿美元流入新兴市场,如果不再量化宽松,美元肯定会走强,这些钱就会逐渐地流回美国,特别是从新兴市场流出来。“钱流出去的时候,不仅是流动性减少,而且会使资产重组、价格重构,汇率发生一系列的反转。”

  对于社会各界关心的为何上半年社会融资总量增长了10万亿,但贷款紧张局面没能缓解,马蔚华认为,其中有一条大家必须要看到,很多过剩的生产能力,比如钢铁、水泥、玻璃、化工产品等现在还没有调整,很多贷款流向了这些行业,被用于还贷款发工资。

  上周五,央行宣布放开国内人民币贷款利率。在马蔚华看来,现在贷款放开影响并不是太大,在目前资金比较紧张的情况下,没有哪家银行愿意把利率下浮。他认为,对于存款利率放开央行还是很慎重。美国1985年开始完成利率市场化,之后5年间每年倒闭的银行200多家。台湾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也出现全行业亏损。

  “你想一下,如果利差1.2,还有几家银行可以赚钱?所以这件事比较慎重,关系到商业银行的生死存亡。但最终就像你到海里游泳,先在浅水中游,然后再到深水去。”马蔚华说。

  马蔚华今年卸去了担任15年的招行行长职务,但他仍然担任招行旗下永隆银行董事长职务。他同时还担任招商信诺人寿保险董事长,招商基金董事长,以及中石化(00386.HK)及盈利时(06838.HK)独立非执行董事等职务。

  谈及中国银行业未来的发展,马蔚华在上述演讲中表示,银行应该关注社会需求。“就像开饭馆的你的客户口味变化非常重要,他原来喜欢吃甜的,现在喜欢吃咸的,你还得改。”

  他所提及的社会需求包括小微企业的变化、消费金融的发展、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以及老龄化、跨境支付等。

农民企业家李万...

李万升,男,1968年生,现任长春市鼎...[详细]

老骥伏枥 壮心...

赵新龙同志退休后,亲手创办了河南奥龙基...[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