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斌:一位全国政协委员的9年守望

  • 文章来源: 豫商网
  • 发布日期:2013-04-29
  • 阅读数:1719

  本报3月16日刊发《胡葆森:两会提案背后的企业家责任》一文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应广大读者要求,本报将陆续刊发参加今年全国“两会”的河南企业家的专访报道,倾听他们对国计民生的思考和呼声。

  在近几年的全国“两会”中,有一位来自河南的政协委员,总会因为一项大会提案受到来自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他就是被称为河南企业界改革开放“领头羊”的中陆物流配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超斌。

  2006年,王超斌的“议政”15天

  “‘全国政协委员’是地位和荣誉,更是责任和重担。我的提案来源于社会调查,是为了推动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才提出来的,并不是为自己提的。”

  3月1日6时36分,来自河南的全国政协委员乘坐K180次列车抵达北京西站,成为到北京出席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的第一批全国政协委员。

  王超斌踌躇满志地走下列车。等待他们的,是各大新闻媒体闪亮的镁光灯。随即,中央电视台播出了首批抵达北京的全国政协委员的新闻报道。第一个画面就是央视记者在采访王超斌。

  王超斌成了名副其实的连续多年的“央视第一镜”。2006年全国“两会”尚未开始,王超斌已然又一次成了“挑头”人物。

  在郑州乃至全国,王超斌的成功之路都颇具典型性。王超斌是中陆物流配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陆物流)董事长,有着职业商人般的睿智;但同时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在参政议政上,他始终积极而充满社会责任感。

  3月4日,温家宝总理到经济界政协委员驻地参加讨论。温总理一到,王超斌第一个从第二排走到第一排和总理握手。会议结束时,很多政协委员都要去送总理,但是国务院的随行人员说去一个代表就行了,王超斌赢得了这个机会。他一直把总理送到停车位。在这短暂的途中,王超斌给总理讲了河南的发展,说了中陆物流的情况。总理连连点头,并寄语一定要把企业办好,当好全国政协委员。

  在王超斌的2006年15天“两会”议程中,充满了值得他回忆的细节和骄傲。尽管“两会”已经结束,王超斌业已回到郑州,但提起“两会”,他仍显得很激动。“这次‘两会’上的讨论特别热烈。”王超斌拿出几份“两会”上的会议报告,激动地一条条告诉《经济视点报》记者,当时他们是怎样讨论的,似乎想要把“两会”上的情景再重放一次。

  “关于是否坚持改革的问题,是今年“两会”的热点。在我们的讨论组里就出现了截然不同的观点。本来晚上6时就该吃饭了,结果一直争论到7时许,大家都不愿离去。改革开放是大是大非的问题。有的政协委员认为市场机制的引入对配置资源起到了重要作用,使我国经济获得了持续多年的高速发展,然而市场机制本身既不能产生最佳经济效益,又不能产生完全的社会所需的效果。在听完我们的发言后,温总理没有做任何结论,而是说:‘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坚持深化改革不动摇、扩大对外开放不动摇、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绝不动摇。’”说到这里,王超斌异常兴奋,他激动地鼓起掌来,俨然一番在会场上的情景。

  在王超斌看来,“全国政协委员”是地位和荣誉,更是责任和重担。作为商人,他总是忙碌于工作中,但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他,总要拿出足够的时间,深入群众,深入实际,深入社会各界,了解社情民意及社会热点难点问题,积极向政府进言献策。在2006年全国“两会”期间,他又提交了4份提案:《关于严厉打击虚假注册》、《电力独大,必须落实引进竞争机制》、《建议设立总理热线电话》、《提高退休职工工资的建议》。表面看来,这些提案的内容都与王超斌所在的物流行业毫无关联,但他认为:“我的提案来源于社会调查,是为了推动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并不是为自己提的。”

  以《电力独大,必须落实引进竞争机制》这个提案为例,他说,温总理到商丘视察的时候,曾连续批示要严查电力部门贪污腐败。去年,河南省电力局就已有贪官落马,可现在电力部门还是一家独大。“无论是安装还是设计,只要不是他们做的,其他单位做的图纸半年甚至一年有时都不能通过,改一句话也得返工,返工后等一个月再审。这一点我深有体会。”王超斌说为了打破这种行业垄断,才写了这份提案。

  除此之外,燃气、暖气也存在严重的垄断行为。王超斌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还建议,尽快通过立法停止燃气、暖气等行业收取初装费和维修费等行为。他认为,燃气、暖气等作为公用事业,凭借垄断地位,向用户收取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初装费,这是计划经济时代出现的行为,现在其起步阶段的原始积累已完成,这些公司已变成自主经营的企业,有的企业已经上市,再让消费者集资是说不过去的。

  “要想从根源上打破垄断,还得引入竞争机制。”

  另一份《关于严厉打击虚假注册》的提案,则来源于一条短信。3月1日,刚刚抵达北京的王超斌就收到了工商部门一位资深处长的短消息,短消息上说:“今年企业虚假注册,抽逃资金非常猖獗。保守估计,目前全国的虚假注册公司达70%以上,大都是中介机构与银行勾结,国家应该对这方面进行综合治理。”

  “我一看到这条短信,就有很强的认同感,在这方面我早有所关注,看到这一信息后更加引起了我的重视,我立刻做了进一步补充,这样就有了这份提案。”王超斌说。

  为“减免农业税”提案

  “农民养活了城市,他们没有索取、无怨无悔地支持着城市建设。现在国家强盛了,税收起来了,城市也建设好了,首先应该想到的就是农民,农业税该免了。”

  “娃子,吃啥饭?”“喝薄粥。”“一天喝几顿?”“两顿。”

  这是王超斌在甘肃调研时,与当地一个孩子的对话。王超斌用这样的话形容这个孩子的打扮:“他光身穿一件破棉袄,用一根草绳绑在腰里,脚上拖着两只烂鞋。而孩子说的喝薄粥就是喝稀糊糊的意思。”而像这样的孩子,在当地还有很多。

  “都什么年代了,孩子还喝薄粥,更不用提上学了,我们真为他感到忧心。”在这次调研中,王超斌还去了其他的许多地方。

  调研回来后,王超斌的心情很沉重。他想起在国外,许多发达国家不仅不征农业税,国家还要给予农民一定的农业补贴,而中国的农民这么苦,却还要缴农业税。

  “早些年,很多农民一家人过冬只有一条棉裤。受伤看不了病,没钱上不了学的事情在农村非常普遍。农民收入少,税费重,实在是很难!那个时候我就想,中央能不能减免乃至取消农业税呢?”王超斌说。

  经过反复思考,王超斌发现,取消农业税并非不可行。早些年在中国,有两种户口,一种是农业户口,一种是非农业户口。非农业户口是靠农民把粮食运过来,低价供应给他们,农民养活了城市,他们没有索取、无怨无悔地支持着城市建设。现在国家强盛了,税收起来了,城市也建设好了,首先应该想到的就是农民,农业税该免了。

  2003年,王超斌起草了一份关于建议减免农业税的提案。在提案中,他指出:“现在农民在转型期负担非常重,生活非常苦,建议中央减免农业税。如果不能全免,就先免一部分;如果不能长年免除,建议先免除3~5年的农业税,让农民先度过这个转型期。”

  当王超斌把这份提案拿到当年全国“两会”时,许多人都震惊了,当然,也有许多人不以为然:“当时很多人在背后说,交皇粮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取消农业税?不要痴人说梦了!”

  但不同的声音,并没有动摇王超斌的决心。2003年3月4日下午,温家宝总理到北京铁道大厦参加联组讨论会。王超斌把这个时间记得很清楚,因为席间他向温总理报告说:“总理,农民实在是太苦了,政府能不能为农民办点实事,把农业税减一点或者取消了?”温总理问道:“你有没有写东西?”王超斌说:“有。”温总理说:“递给我。”王超斌便拿着提案走上主席台,郑重地交到温总理的手中。温总理对他说:“我们回去讨论后再告诉你。”

  一年后的2004年,同样是3月4日下午,同样是在北京铁道大厦多功能大厅,温总理一进会场就握住了王超斌的手说:“等一会儿我答复你。”还没等王超斌完全明白总理等会儿要答复什么的时候,总理就在主席台上,郑重地宣布:“先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去年咱们的委员在这里提出了减免农业税的建议,给了我,我带走了,经过深入调查研讨,最后决定,将在明天的大会上正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将开始减免农业税。”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但王超斌仍然很激动,话说至此,他的声音哽咽了,眼圈也红了:“当时我特别激动,眼泪都掉下来了。延续了多少年来的皇粮国税,现在国家把它免了,这可是真正地为老百姓办了件实事。”

  王超斌说,每次一谈到农业税的时候,他都有一种自满和骄傲的感觉,自满是非常满意自己提出了这个建议,骄傲是因为他给总理提了建议并得到了落实。

  “义务教育免费”的守望者

  “孩子都是平等的,都是社会财富,不是哪一家的财产,应该让他们受到公平的教育。不能因为城市的孩子环境好,就能受到好的教育,而忽略农村的孩子。”

  “义务教育是什么?就是免费的啊!”刚一提起有关义务教育的提案,王超斌就立刻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为了能实现全国免费义务教育,王超斌守望了9年。

  1998年,王超斌第一次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到北京参加“两会”。他带来的提案中,有一份是关于义务教育的,他在提案中写道:应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义务教育免费制度。但该提案并未引起很大反响。第二年,他在此提案的基础上,将提案所涉及的范围作了一定的限制,建议应先对农村孩子义务教育免费。

  据了解,目前全世界有170多个国家都在实行义务教育制度,只有中国将义务教育划分为“收费”和“免费”两种。而在1986年7月开始实施的《义务教育法》中就明确规定,“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国家对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免收学费”。但由于国家基础教育长期投入不足,“义务教育”实行20年以来,一直成为只停留在字面上的口号。

  “在西方国家,孩子上学都是12年的免费教育,咱们为什么9年真正免费的义务教育都不敢给呢?”王超斌说,“国外的孩子不仅上学免费,学校还要为学生提供一份营养丰富的午餐。而现在还要收孩子们的学费,尤其是对农民来说,他们已经很贫困了。”

  在王超斌看来,孩子都是平等的,都是社会财富,不是哪一家的财产,应该让他们受到公平的教育。不能因为城市的孩子环境好,就能受到好的教育,而忽略农村的孩子。另一方面,要根本解决“三农”问题,没有人口素质的全面提高是不行的,保障农村的孩子都能享受到最起码的教育,才有希望和未来。

  王超斌坚守着自己的信念,9年来,每次全国政协会议上他都要将旧话重提。

  令人欣慰的是,政府也已经意识到在义务教育上的缺位,决心彻底摒弃收费的义务教育模式。在今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的《义务教育法(修订草案)》中,一个重大的历史性转变是“义务教育人民办”转变为“义务教育政府办”,义务教育体制由“地方负责、以县为主改为经费省级政府统筹”、“管理以县为主”。

  同时,在教育部发布的《中国全民教育国家报告》中也提出,力争到2010年在全国农村地区全部实行“免费义务教育”,2015年在全国普遍实行“免费义务教育”。

  收费义务教育正逐步向免费义务教育转变。一些地方政府已先行一步,这其中就包括郑州。从郑州市教育局获悉,今年秋季开学时,全市义务教育阶段的农村孩子都将享受到免费义务教育。

  此外,广东也在该省16个扶贫开发重点县的农村开始免费义务教育试点,并在2008年秋季推广到全省农村。江苏也酝酿在经济薄弱的农村地区进行免费义务教育试点。而苏州是第一个宣布为义务教育全面“埋单”的地区。

  王超斌对这样的变化感到很高兴,他说:“这是全国众多代表、委员呼吁的结果,作为他们当中的一分子,我感到非常骄傲!”

  行走于“三农”的理想与现实

  “农民苦,农民工更苦。背井离乡在外讨生活真的很不容易,要让他们把企业当作自己的家。我有着很深的‘三农’情结。”

  自1998年王超斌正式当选全国政协委员以来,他向中央提交的大部分提案都和“三农”有关。对此,王超斌自言,他有着很深的“三农”情结。

  “我从小在乡镇长大的,吃的是农民种的粮,周围生活的都是农民。后来有了自己的事业,企业中雇用的员工大部分是农民工。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后,更是经常在农村跑,搞调研。我亲眼目睹许多农民生活的窘迫与困苦。我对农民的这种感情,是同情,更是一种责任。”

  据了解,王超斌的企业中90%的员工都是农民工。因为他知道,最勤劳的是农民,最辛苦的还是农民。只有把农民的问题解决好了,国家才能实现奔小康的目标。

  据王超斌介绍,许多农民工来到企业的时候,除了有一身力气外,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太知道。他们不会用电脑,王超斌就请人给他们培训;他们不会用收款机,他就教他们怎样使用。试用期阶段,企业也会每月给他们发600元的工资。有空的时候,王超斌就跑到员工中和他们聊天,看看他们有什么需要,问问他们农村的一些事情,就当是在搞调研。他常常说,农民苦,农民工更苦。背井离乡在外讨生活真的很不容易,要让他们把企业当作自己的家。

  每年到北京参加“两会”时,王超斌都会到建筑工地去看望河南籍的农民工,了解家乡人在外工作的辛劳,给他们带来故土的问候。王超斌在履行他“为民请命”的政协委员的工作职责时,也倾注了他深深的“三农”情结。

  1999年、2001年和2004年,王超斌三次向中央提议,要大力整顿农村批发市场非法占地问题,呼吁社会关心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落实对他们征地的补偿。

  2006年“两会”期间,王超斌多次到农民工较集中的地方调研,实地了解他们的生存状况。而在去年的“两会”期间,也有媒体报道称,在农业界和经济界的政协委员驻地看到了这样一幕:刚刚吃过午饭,王超斌委员就开始站在电梯口询问:“下午有时间吗?一起去工地调查一下农民工的医疗保险情况吧。”

  看来,王超斌的“三农”情结,并非一时之念。他说,政协委员是荣誉是地位,更是责任,要替老百姓谏言献策,让总理真正听到老百姓的声音。

  “今年在‘两会’上提得最多的就是新农村建设。我们去北京奉台镇参观时,看到那里的农民退休以后都有六七百元的退休工资,那里的老人没事能去钓钓鱼,当时我感到很兴奋。”王超斌说,去之前他也以为是不可能的,不敢相信,但看过之后,确实是心服口服。

  “这就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改变,他们带头先富起来,树立了榜样。有了这个先河,后面的发展就更快了。”对新农村的建设,王超斌充满信心。

  【记者手记】

  王超斌具有很强的感染力。采访的整个过程他不需要记者去引导,思路清晰、活跃。在听他讲述自己经历的时候,就如同被带到了现场一般,你不是个局外人,而如同一位“两会”的列席者。在讲到担忧的问题时,他眉头紧锁,声音低沉,而当讲到兴起之时,他会激动地拍起桌子,流出不轻弹的泪水。

  王超斌极强的感染力与他的经历不无关系。王超斌的发展,始终与一个“先”字脱不了干系。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的多个提案都先了一步。而作为豫商,在1997年,当“物流”一词对大多数国人来说还是一个新鲜名词的时候,他赶了一次时髦,投资6亿元在郑州建设一个中西部地区规模最大的中陆物流广场。2005年9月,受王超斌的邀请,克林顿以私人商务考察的民间行为访问郑州,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对于记者提到的“与先结缘”,王超斌自己并不否认,他说:“多年后,当看到自己的想法得到国家和大众认可,我也感觉很骄傲。”

  王超斌

  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工商联副会长,中陆物流配送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超斌的主要提案

  2006年:《关于严厉打击虚假注册》、《电力独大,必须落实引进竞争机制》、《建议设立总理热线电话》、《提高退休职工工资的建议》

  2005年:《关于取消货物在生产、批发和零售各环节的定额征税,统一增值税课征制度的建议》

  2004年:《医院和药房到了必须分家的时候了》

  2003年:《银行贷款要专门成立监督委员会》、《减免农业税》

  2001年:《实施民营经济的“国民待遇”》

  1999年:《先对农村孩子义务教育免费》

  1998年:《全国范围内实行义务教育免费制度》

 

农民企业家李万...

李万升,男,1968年生,现任长春市鼎...[详细]

老骥伏枥 壮心...

赵新龙同志退休后,亲手创办了河南奥龙基...[详细]